美团打车,以退为进
2019-05-06 09:15:51
  • 0
  • 0
  • 0

来源: 出行百人会    杨​雅茹

从网约车行业发展走向来看,美团的模式转变基本上向行业宣告了靠补贴抢占市场的阶段已经成为过去。而在打车痛点还很明显的今天,新企业若想进入,只能选择其他方式,以轻资产模式运营的方式正在成为新的探索方向。

撰文 | 杨雅茹

来源 | 亿欧汽车

4月25日,美团发布公告,美团打车将于26日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通过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主流出行平台,提供约车聚合服务。

言外之意,用户可以在美团一键呼叫多个平台的不同车辆,享受到不同品类的打车服务。近期,美团打车还将以聚合模式在更多城市展开试点运行。

“这是我们基于对目前市场变化的评估和研究做出的决策。”美团打车负责人介绍,在新模式下,美团打车作为平台连接优质运力和海量用户,把互联网平台在用户需求理解、场景智能识别、交易技术架构、大数据实时预测等方面的能力开放出来。“在提升行业整体效率的同时,更好地满足用户个性化的出行需求,提升消费者在美团平台的一站式生活服务体验。”

另有消息显示,“聚合模式”上线后,上海、南京的用户仍然能够继续使用美团快车服务。这意味着,美团在既不放弃原有的自己做打车业务的模式外,还将以聚合形式提供更多约车服务,奉行两手一起抓的策略。

其实,此举将美团在网约车市场的失意显露无余。如今,美团再次出战,也意味着其与滴滴之间的直面竞争以没有宣告的方式迎来了暂时和解。

❒ 美团再出发

不难看出,美团转变思路投身于网约车聚合事业实际上是一种对于网约车市场的变相妥协。

2017年年末,美团高调发布了“一键投票召唤”功能,活动页面显示用户可以一键投票,单个城市报满20万人即会开城,包括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7座城市。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美团的开城承诺一拖再拖。2018年11月,美团更是在招股书中称,公司目前正在评估网约车可能给平台带来的协同价值,基于目前市场情况,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此项目。

在风险提示中,美团也写到,新服务品类的拓展会涉及新的风险及挑战,承认了对网约车服务的熟悉程度以及相关用户数据不足,可能使其更难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者需求及偏好。

另外,从亏损额度来讲,此前有媒体爆料,美团打车每月亏损5000万美元,以维持南京、上海的市场份额。

对此,美团回应:消息并不属实。但对于网约车市场来说,亏损似乎已经成为常态。对比市场上主要玩家,滴滴在2018年亏损高达109亿元;Uber在2018年亏损达35亿美元;Lyft在2018年亏损达9.11亿美元。

2018年美团年报显示,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销售成本由2017年同期的人民币5亿元增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三个月的人民币52亿元。

美团表示,这主要是由于扩大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增加的已售货品成本、由于收购摩拜而产生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增加、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增加,以及因非餐饮外卖服务扩张增加的其他外包劳务成本。

在财报中,美团还特意指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三个月新业务及其他业务的毛利率与2018年同期相比由正转负,主要由于网约车业务的补贴所致。

❒ 互相取暖

当下,从美团的布局来看,美团与多方合作企业展开的合作更像是一场互相取暖的大型真相现场。

于美团而言,其作为一家生活服务平台,具备流量优势,能够为其他平台进行用户导流。美团最新发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美团年度交易用户达4亿。

网约车市场作为美团的新业务,能够解决用户“吃/玩什么——怎么去”的问题。因此,打车是美团在整体生活服务业务上的价值延伸。就像美团 CEO 王兴曾经提出的公司使命所说: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

对于此类合作模式,首汽约车副总裁胡绪雷表示,通过合作模式的改变,从原本的单向输出转为双向打通企业之间的资源,达到更高、更具生态的服务模式,是首汽约车与企业合作中一种更理想的合作模式。其他平台无非是想借助美团的用户流量拓展用户基数,提升订单量。

❒ 深水炸弹?

那么疑问来了,美团再次扔出“深水炸弹”,想借助轻模式搅动出行市场的一池春水,这会不会只是一声空响? 

德勤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Q2网约车平台日交易额达到47785万元,其中滴滴占据96%,首汽约车、曹操专车、美团打车等其他平台仅仅占据4%。从专车数据情况来看,2018年Q2滴滴的日订单数量达到65万单,首汽约车的日订单数量达到20万单,神州、易到等平台不足5万台。可见,不管是快车市场还是专车市场,滴滴依然占大头。

退一步看,虽然美团此次打出了“聚合服务”这一概念,但模式其实并不新颖。高德早在2018年7月上线了打车业务,到12月份已经接入9大网约车平台。当用户外出查询路线打开高德地图APP后,可选择打车功能,页面整合了滴滴、神州、首汽、曹操专车等众多的出行服务商。多平台在一个APP界面之中可进行比价,用户可以通过高德地图以更低的费用叫车。这满足了大多数用户经济出行的需求。

从美团的合作对象来看,以高端专车品牌为主,而美团还要对用户群进行筛选,这样的漏斗模式不禁让人怀疑真正能够产生多少用户订单。

从战略意义来讲,虽然美团的聚合模式不能形成对打车业务的直接管控,但是美团实际上采取了一种以退为进的思路,毕竟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美团不能再以巨额亏损面向广大股民。

如今,聚合打车仍可帮助美团达成出行战略的目标,却不用与滴滴等小巨头展开殊死搏斗,甚至出行业务从亏损部门变成有收益的部门。而始终拥有Food+Platform超级平台梦想的美团,若以聚合打车模式运行,更能体现其价值观,何乐而不为。

另外,从网约车行业发展走向来看,美团的模式转变基本上向行业宣告了靠补贴抢占市场的阶段已经成为过去。而在打车痛点还很明显的今天,新企业若想进入,只能选择其他方式。

以轻资产模式运营的方式正在成为新的探索方向,但能否行得通还需市场检验。亿欧汽车认为,这主要考验一个平台如何吸引用户使用,如何让用户养成习惯,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未来,美团,任重道远。网约车,任重道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